近日@@@@,上海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五次@@会议对@@《上海市数据@@条例@@(草案@@)》(简称@@《草案@@》)进行了审议@@,并公开征求意见@@。

  《草案@@》从数据@@权益保障的角度出发@@,确认了各类主体@@的数据@@权益保护机制@@,在数据@@交易@@方面@@,首次@@突破性承认了数据@@权益可交易@@,从立法上解决了实践中直接进行数据@@交易@@的后顾之忧@@。

  数据@@交易@@平台@@建设方面@@,上海将在浦东新区设立数据@@交易@@所@@,开展实质化运营@@,与此前常规的交易撮合平台@@不同@@,数据@@交易@@所经政府@@授权将承担数据@@交易@@组织与监管责任@@

  此外@@,上海将数据@@及数据@@产品@@、服务的@@定价权交予交易主体@@本身@@,赋予数据@@交易@@主体@@更多@@自主权@@,进一步推动数据@@要素的市场化流通@@。同时@@,规定浦东新区政府@@部门和国有企业通过数据@@交易@@所进行数据@@采购与流通交易@@@@,进一步体现了数据@@市场公平性原则@@。

  突破性明确数据@@权益可交易@@

  《草案@@》突破性地明确数据@@权益的交易机制@@,保障数据@@交易@@主体@@对其合法获取数据@@合法处理数据@@形成的产品服务享有的财产权益@@,并保障其通过数据@@交易@@获取的财产权益@@。

  今年@@@@7月@@正式公布的@@《深圳经济特区数据@@条例@@》(以下简称@@@@“《特区条例@@》”)率先明确了数据@@的人格权益和财产权益@@,在其明确@@“自然人@@、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对其合法处理数据@@形成的数据@@产品和服务享有法律@@、行政法规及本条例规定的财产权益@@”的基础上@@,《草案@@》新增规定@@,自然人@@、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对其以合法方式获取的数据@@同样依法享有财产权益@@,且可以依法进行交易@@。

  上海大学法学院讲师@@、大数据@@与人工智能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@@陈吉栋@@告诉记者@@,《草案@@》保护了交易主体@@对数据@@本身的财产权益@@,而不仅仅停留在数据@@产品和服务方面@@。数据@@产品和服务属于民法上的特别财产@@,但上海立法规定数据@@的直接交易实质上是突破性承认了数据@@权益可交易@@。

  从实务层面@@,大成律师事务所肖飒律师认为@@,这一规定主要是出于在实际经营过程中@@,确实存在自然人@@@@、法人和非法人组织之间的数据@@交易@@情况@@,本条例规定实际上@@是@@承认了其中部分交易的合法性@@,解决了在实践中直接交易数据@@@@者的后顾之忧@@。

  但华南师范大学数字@@政府@@@@与数字@@经济@@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马颜昕对此@@存在不同看法@@,在他看来@@,如果直接提可以@@“交易数据@@@@”,可能存在一些法律障碍@@,由于数据@@本身的物权属性存在争议@@,当前法律尚无数据@@所有权的规定@@,且数据@@可以被无限复制@@、任意删除@@,因此交易的应还是数据@@产品和数据@@服务@@。

  国脉@@集团董事长兼首席研究员杨冰之@@对此@@持开放态度@@,他指出@@,在合法合规框架下@@,第三方获取的数据@@具有财产权益可以进一步推动数据@@的使用与流通@@,但针对个人数据@@的权属分配上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@@,整体而言不能因噎废食@@。数据@@交易@@本身不能只是数据@@@@,还需要数据@@服务和数据@@工具@@,在数据@@挖掘的过程中@@,如组件模块等数据@@工具是必不可少的部分@@,也应当列入可交易的产品中@@。

  上述专家观点@@存在争议的原因还是在于数据@@确权的困难@@。陈吉栋@@向记者表示@@,目前对于数据@@权属的争议主要存在于三个方面@@:生产原始数据@@的个体对数据@@有何权利@@?数据@@治理@@后@@,处理方对数据@@集有何权利@@?原始数据@@被处理后@@,生产方对数据@@集还有何权利@@、对已产生的数据@@加工产品还有何权利@@?

  11月@@1日@@即将施行的@@《个人信息保护法@@》明确了个人信息处理活动中@@,个人的各项权利@@,包括知情权@@、决定权@@、查询权@@、更正权@@、删除权等@@,并要求@@你个人信息处理者建立个人行使权利的申请受理和处理机制@@。但目前仍未有法律法规对数据@@使用者@@、加工方所拥有@@的权利进行规定@@。

  上海社科院绿色数字@@化发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@@、信息所副研究员范佳佳透露@@,“《草案@@》承认了自然人@@@@、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对其依法收集和自身产生的数据@@拥有@@数据@@财产权益@@,而数据@@交易@@权就是数据@@财产权益其中一项@@,这其实是一种立法技巧@@,回避了数据@@权属问题@@,也体现了促进数据@@要素市场发展的立法宗旨@@。实际上@@,并不是所有依法收集和自身产生的数据@@都可以交易@@,在真实交易的确权登记等环节还会通过权威机构对数据@@进行权利确认@@。”

  构建数据@@资产评估@@指标体系@@,数据@@交易@@主体@@可自主定价@@

  在数据@@确权难的背景之下@@,数据@@资产的评估与定价也是一大难题@@。

  对此@@,《草案@@》提及@@,上海市将探索@@构建数据@@资产评估@@指标体系@@,建立数据@@资产评估@@制度@@,开展数据@@资产凭证试点@@,以准确@@反映数据@@要素的资产价值@@。

  近年@@来全国多地已采取尝试@@,探索数据@@资产定价核算机制@@。

  8月@@29日@@,深圳市第七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@@会议首次@@审议@@《深圳经济特区数字@@经济@@产业促进条例@@(草案@@)》,首提探索建立数据@@生产要素会计核算制度@@,明确核算范围@@、核算分类@@、初始计量@@、资产处置等账务处理及报表列示事项@@,准确@@、全面反应数据@@生产要素的资产价值@@,推动数据@@生产要素资本化核算@@。“该制度明确数据@@资产入表@@,对促进数据@@资产定价有积极影响@@。”陈吉栋@@告诉记者@@@@。

  多位会计师事务所从业人士向记者表示@@,目前数据@@资产的评估定价主要依据是中国资产评估协会在@@2020年@@1月@@印发的@@《资产评估专家指引第@@9号@@——数据@@资产评估@@》(下称@@“《评估指引@@》”),不过实际业务过程中对数据@@资产的估值并不简单@@。

  发放数据@@资产凭证或许能解决数据@@确权难@@、溯源防伪难@@、跨域互信难@@、安全管理难等问题@@。

  就在@@10月@@16日@@,广东发出全国首张公共数据@@资产凭证@@,针对确权难@@,广东以数据@@资产凭证作为数据@@流通的专用载体@@,明确数据@@主体@@@@、数据@@提供方和数据@@使用方@@,基于区块链等技术实现数据@@确权@@,使数据@@资产初步具备进入市场流通的条件@@。

  相关企业在申请融资贷款的过程中@@,将一定时期以来的用电数据@@作为申请贷款的条件@@,银行在取得企业授权后@@,向广东电网公司申请获取用电数据@@@@,据此对申请贷款企业进行企业画像@@、信用额度审核@@、贷款利率核定以及贷后风控管理@@。

  数据@@资产评估@@指标体系逐步完善@@,《草案@@》规定从事数据@@交易@@活动的市场主体@@可以依法自主定价@@;市相关主管部门应当组织相关行业协会等制订数据@@交易@@价格评估导则@@,构建交易价格评估指标@@。

  这一点与@@《特区条例@@》中的相关规定也有所不同@@,深圳市规定@@,鼓励数据@@价值评估机构从实时性@@、时间跨度@@、样本覆盖面@@、完整性@@、数据@@种类级别和数据@@挖掘潜能等方面@@,探索构建数据@@资产定价指标体系@@,推动制定数据@@价值评估准则@@。肖飒认为@@,相较而言@@,深圳将定价权交予专门的数据@@价值评估机构@@,交易主体@@以该评估价格进行交易@@,而上海市则选择将定价权交给交易主体@@本身@@,赋予了数据@@交易@@主体@@更多@@的自主权@@。

  范佳佳告诉记者@@@@,纵览我国数据@@交易@@所的交易定价方式基本有两种@@:一种是以上海@@、天津为代表的磋商式自主定价@@,如天津市数据@@交易@@管理暂行办法@@》(征求意见稿@@)也规定交易双方应对交易价格进行协商和约定@@;另一种是以北京@@、湖北为代表的按次@@@@、按条计费@@,如北京国际大数据@@交易@@所流通的是数据@@@@“特定使用权@@”,可以实现按使用次@@数定价@@。

  对于是否应当对进行交易的数据@@或产品服务出具指导性定价@@,杨冰之@@认为@@,数据@@的价值对于不同个体来说需求度差异很大@@,与场景关联很紧密@@,通用的定价方式显然与数据@@的特性不符@@,其价值应当按照交易主体@@自身的需求来决定@@。

  不过肖飒也指出@@,数据@@交易@@自主定价是否会引发更多@@的数据@@贸易纠纷@@,仍有待具体定价标准和依据的出台才能作出判断@@。

  浦东新区将设数交所承担监管职责@@

  在数据@@交易@@的监管层面@@,《草案@@》明确上海市按照国家要求@@在浦东新区设立数据@@交易@@所@@,开展实质化运营@@。

  值得关注@@的是@@,上海未来建立的数据@@交易@@所并不等同于此前各地建立的数据@@交易@@平台@@@@。范佳佳告诉记者@@@@,两者最大的差别在于数据@@交易@@所经政府@@授权承担了数据@@交易@@组织和监管责任@@。

  《草案@@》要求@@,数据@@交易@@所应当按照相关法律@@、行政法规和有关主管部门的规定@@,为数据@@集中交易提供场所与设施@@,组织和监管数据@@交易@@@@。数据@@交易@@所应当制订数据@@交易@@规则和其他有关业务规则@@,探索建立分类分层的新型大数据@@综合交易机制@@,组织对数据@@交易@@进行合规性审查@@、登记清算@@、信息披露@@,确保数据@@交易@@公平有序@@、安全可控@@、全程可追溯@@。

  “过去的数据@@交易@@平台@@承担的职责主要是登记清算@@@@、信息披露@@,相当于中介撮合平台@@@@。”陈吉栋@@表示@@,“上海的数据@@交易@@所承担监管职责在我看来更多@@是一个试点@@,未来全国各地数据@@交易@@的监管体系将如何建立还是未知数@@。”

  此外@@,《草案@@》明确要求@@@@“浦东新区政府@@部门和国有企业通过数据@@交易@@所进行数据@@采购与流通交易@@”,而涉及数据@@交易@@平台@@的立法中基本无此项要求@@@@,这一方面进一步体现了数据@@市场公平性原则@@@@,另一方面也显示了数据@@交易@@所在政府@@数据@@交易@@流程中的重要地位@@。

更多@@精彩@@,请关注@@@@“官方微信@@”

8营商@@.jpg  

数字@@8.jpg

 关于国脉@@@@ 

国脉@@,是大数据@@治理@@@@、数字@@政府@@@@、营商@@环境@@、数字@@经济@@、乐动安卓app 专业提供商@@。创新提出@@"软件@@+咨询@@+数据@@+平台@@+创新业务@@"五位一体服务模型@@,拥有@@超能城市@@APP营商@@环境@@流程再造系统@@、营商@@环境@@督查与考核评估系统@@、政策智能服务系统@@、数据@@基因@@、数据@@母体@@等几十项软件@@产品@@,长期为中国智慧城市@@、智慧政府@@和智慧企业提供专业咨询@@规划和数据@@服务@@,广泛服务于发改委@@、营商@@环境@@局@@、考核办@@、大数据@@局@@、行政审批@@局等政府@@客户@@、中央企业和高等院校@@。

责任编辑@@:wuwenfei